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要航母也要装甲师 驻欧美军司令鼓吹增兵抗俄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于金 9月1日,《广东省民宿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实施,广东民宿业迎来新风口。

9月1日,《广东省民宿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实施,广东民宿业迎来新风口。

肇庆,旅游资源得天独厚,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全国旅游名城,山湖城江格局独具特色。去年以来,肇庆继大力实施产业振兴和乡村振兴后,提出旅游振兴计划,让旅游成为旺市之策、富民之源。

自身资源禀赋,加上政策红利不断,肇庆的民宿、客栈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依托七星岩、鼎湖山等旅游景区,特色民宿集群初见雏形。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当前肇庆民宿发展存在规模不大,品牌效应不强、发展无序,缺乏文化效应等问题,仍亟需引导扶持壮大。那么,对于民宿经济这块“大蛋糕”,肇庆应该如何分得一杯羹?

释放政策红利 肇庆出台民宿管理办法

近年来,国内民宿行业作为一种新兴的非标住宿业态,已经进入发展期,民宿市场的增长率一直保持在高位。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乡村旅游达25亿人次,同比增长16%;民宿消费规模达200亿元。预计到2020年,我国乡村民宿消费将达363亿元,年均增长16%,远高于同期国内旅游消费年均8%的预计增速。

据统计,广东省2018年民宿数量有18441家,列全国第一。其中,肇庆市线上民宿、客栈等非标住宿370余家,其涵盖豪华民宿、精品民宿、普通民宿、共享民宿、客栈等高、中、低多种产品类型,分布在全市生态资源较好地段,主要集中在端州、鼎湖等核心城区。

此前,不少民宿主曾告诉记者,相比于盈利,他们更看重的是政策扶持。不少民宿主表示,或许有部分民宿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多数还没有“合法身份”,同时持有营业执照、治安、消防、餐饮等证照的寥寥无几。

“这意味着投资风险很大,一旦被说不合法就面临着查封,那么投资可能会打水漂。”肇庆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资源开发科相关负责人陈嘉琪说。

《办法》出台,给民宿下了定义:民宿,指城镇和乡村居民利用自己拥有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住宅或者其他条件开办的,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旅游者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景观、特色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

“《办法》明确了消防、治安等标准,明确了一些模棱两可的问题,消除了民宿主的困惑,使民宿准入更加便利。”陈嘉琪举例说,不少肇庆民宿都是以村民旧宅改造而成,如果按照以往的规定,需要对标酒店的标准才可以通过消防审批发证。而根据《办法》,现在位于镇(不包括县城镇)、乡、村庄的,利用村民自建住宅进行改造的民宿,其消防安全要求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关于印发农家乐(民宿)建筑防火导则(试行)的通知》(建村〔2017〕50号)执行。

换句话说,民宿不必对标酒店,只要符合民宿消防标准就是合法的,消防部门还将指导开展民宿消防安全隐患整治和民宿消防安全培训工作,保证消防安全。

《办法》将民宿与出租屋的治安管理标准也区分得更加清晰。据介绍,此前肇庆有公寓改造而成的民宿按出租屋治安管理办法经营,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当前,《办法》规定民宿安装治安主管部门认可的住客信息采集系统,按照规定进行住客实名登记和从业人员身份信息登记,并按照要求上报治安主管部门,住客信息将实时连通治安部门。

《办法》鼓励建立民宿行业协会,支持民宿行业协会发挥行业自律和专业服务功能。肇庆端州区尝到了“头啖汤”,于今年6月率先成立了“肇庆市端州区民宿协会”。协会制定了服务规范,并参与民宿等级的评定与复核,为会员提供信息咨询、产品推广、培训交流、争议协调等服务。

“在协会里,大家形成互助互利的关系,也通过评比促进了自身服务提质。” 作为端州区民宿协会的首批会员,民宿主李先生干劲十足。

目前,肇庆正深入研究《办法》,结合本地实际编订《肇庆市民宿管理暂行办法》,并为当地民宿制定更接地气的优惠政策。

“留住游客” 多住1晚,消费增加3倍

“一般来讲,如果遊客在景区玩到晚上八点以后,两小时的车程就会让他萌生多住一晚的念头,而不是披星戴月地赶回去。”端州区民宿协会会长李向阳告诉笔者,到肇庆的游客大都来自珠三角地区,符合“两小时车程”定律。

“多住一晚”为何重要?

陈嘉琪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若是能让游客多停留一晚,旅游综合消费将增加3到4倍。

李向阳分析,要留住游客,旅游产品是关键,夜游经济更是突破口。如今年“夜经济”和中秋夜就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某旅游网数据显示,中秋夜游预订数据增长最为迅速,相关产品预订人次同比增长约44%,其中上海黄浦江游览、广州珠江夜游、三亚湾夜游等线路受到追捧。

据肇庆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相关负责人透露,肇庆正着力推动夜游经济发展,计划延长核心景区的营业时间,延迟肇庆市博物馆、学宫等文化场所的闭馆时间,并引导发展主题餐饮、休闲清吧、二十四小时不打烊书吧等夜游新业态。

拓宽旅游目的地,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同样是留住游客的重要一环。

2019年中秋节期间,全市接待游客87.98万人次,同比增长5.7%。其中一个显著特点是外地游客明显增多,旅游目的地从传统景区扩展至全市乡村休闲游。

当前,肇庆提出大力发展全域旅游,构建“一核一线一带”全域旅游发展格局,让肇庆全城处处是风景、处处皆可游。

其中“一核”即肇庆中心城区旅游核心,“一线”即千里文化生态旅游大环线,“一带”即北回归线神奇景观旅游带,肇庆全市8个县(市、区)也要积极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确保到2022年全部达到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标准。

依托各县(市)区核心景点,各具特色的民宿运营而生。鼎湖山下的主打“康养休闲”的幸福里民宿,展示四会乡村振兴成果的江谷镇清新雅园,以广宁“竹”文化为主题的罗锅村民宿群……“如今,民宿不仅是住宿配套,还慢慢变成旅游新目的地。” 陈嘉琪说,像浙江湖州市的莫干山,就是景点与民宿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案例,肇庆亦可借鉴。

发展路径

民宿要“聚”起来,更要“特”起来

目前,在市场需求急速增长的背景下,肇庆民宿产业也迎来了高速发展阶段。

位于端州区宝环大道的岩前半岛是肇庆民宿较为集中的区域。笔者发现,临星湖而建的民宿、食肆、商铺鳞次栉比,但在商铺背后有一大片仍未开发的老旧民房,并未形成连片业态。在鼎湖山下,几家民宿虽各具特色,但星星点点,未达到集聚效应。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肇庆市区民宿业悄然发展,但因当地旅游市场活跃度相对滞后,导致民宿业发展起步晚、体量少、发展无序和缺乏文化效应。不少民宿商家渴望政府可以加强引导,让民宿业在合理的规划中“茁壮成长”。

李向阳表示,“民宿业唯有集群发展,体量才会扩大,城市旅游竞争力才能随之提高。”

目前,肇庆民宿主打产品主要以“吃”和“住”为主,“游、购、娱”等综合配套项目还比较欠缺。针对这个问题,肇庆市涟岸湖景民宿负责人甘志成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集聚发展必须有合理规划。“我们不妨参照国内著名景点莫干山、鼓浪屿、大理等地的民宿规划建设,按片区划分餐饮、住宿、购物等商家,形成各不干扰却又互相带动的旅游态势。”

李向阳说:“集聚发展不等于盲目发展、野蛮发展,千人一面的民宿是没有竞争力的。”据有关部门分析,当前部分民宿业主盲目引进都市文化,对民宿经济特有的乡土文化挖掘不足,“乡土味”缺失,民宿产品单一雷同,无论是建筑风格、室内装修等硬件设施方面,还是食宿服务、体验分享方面都非常相似,缺乏个性化、特色化的创意和服务供给,导致产品的市场吸引力明显不足。

民宿如何“特”起来?江苏无锡市民宿阳山桃夭艺舍以文化破题,将传统民宿打造“非遗”传承点。该民宿,以传统的扎染、瓷器、木雕、香道、花道、茶道等为主题,并以《诗经》中的名句进行命名,从展示到参与,整体更似一座微型的艺术博物馆。

而在肇庆出头社区的伴月小筑近期也推出“包裹蒸、尝裹蒸”的特色民俗活动,深受外地游客的青睐。

据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透露,以市级统筹,各县(市、区)主体为原则,将民宿纳入各地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中去,推动创建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的“人无我有”的个性化民宿产品,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给予相应的政策扶持,制定促进民宿发展行动计划,培育示范引领民宿产品体系,引导民宿有序发展,提质增效。今年年底,将评选推出“十大旅游特色民宿示范点”,发挥先进的带动作用。

此外,肇庆将大力支持在具有旅游资源的乡村、景区周边、特色村镇、历史文化街区、南粤古驿道等区域发展民宿,形成生态环境良好、人文特色鲜明的民宿聚集地。

肇庆学院教授、旅游学者班荣鼎建议,肇庆民宿行业需要依托深厚的历史文化寻找优势,才能做出有特色、有灵魂的产品,从而使“大旅游”出现多个动力牵引点,让“旅游+民宿”模式快速发展。

■他山之石

民宿发展靠什么?

经济时代不隐居,山水背后有民宿。近年来,民宿作为一种新兴的非标住宿业态,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从“老牌”民宿目的地浙江湖州莫干山,到后起之秀广州从化民宿特色小镇,每个城市发展民宿的路径各不相同。

底子厚起步早的莫干山

莫干山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境内,自清代起就是避暑胜地。如今,莫干山则频繁地与民宿联系在一起。

底子厚,坐拥世界级的旅游目的地。

近日,《纽约时报》评选了全球最值得一去的45个地方,莫干山排名第18位。CNN将这里称为:除了长城之外,15个你必须要去的中国特色地方之一。莫干山在世界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莫干山山峦连绵起伏,风景秀丽多姿,景区面积达43平方公里,虽不及泰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却以绿阴如海的修竹、清澈不竭的山泉、星罗棋布的别墅、四季各异的迷人风光称秀于江南,享有“江南第一山”之美誉。更被评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森林公园。

起步早,我国乡村振兴的成功案例。

早在2007年,南非人高天成来到莫干山西部的劳岭村,从当地人手中租下了数间土坯房,开始打造高端度假村“裸心乡”,莫干山独特的“洋家乐”民宿在国内一炮而红。

2015年德清发布了全国首个县级地方标准规范《乡村民宿服务质量等级划分与评定》。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莫干山的民宿经济无疑是一个打好“乡村旅游”牌的成功案例。

莫干山的乡村旅游有效连接了城市需求和乡土资源,曾经被废弃的农房,现在每栋30年的租金高达100万元。

由民宿衍生而来的配套产业、出租农房和流转土地等方式,让村里的沉睡资产变成了现实资本。仅莫干山一带的60多家“洋家乐”,带动的农民房屋出租收入、流转土地收入等财产性收入就超过1.83亿元。

从化民宿新模式:公司+合作社+村民

从舍·流溪原墅、湖庐民宿、米社·莫上隐……广州从化,一栋栋装潢精致、具有浓厚本土特色的民宿在山中、河畔、田间落成。

每逢黄金周、小长假,从化民宿的日平均开房率达90%以上,“一房难求”成为该地民宿的常态。

作为乡村经济新业态的典型代表,从化民宿近年来发展迅猛,一批精品民宿正在从化各特色小镇里悄然崛起。其中,米埗高端岭南风貌特色民宿群脱颖而出,成为广东乡村游的新网红“打卡点”。

米埗,自古以来都是从化水运交通的重要枢纽。如今,米埗民宿群是以良口镇米埗村洛一洛二洛三社为中心,整体规划打造的高端民宿群。

米埗村成立了全省第一家民宿专业经济合作社,采取政府引导、“公司+农民合作社+村民”的模式。

专业经济合作社由代表政府的供销社和村民联合入股,由合作社负责流转村民闲置房屋、山地、稻田等,转租给企业,由企业微改造为乡村精品民宿、乡村文创工坊、旅游商业街区等。

企业向合作社购买服务,包括民宿集群的本地员工招聘、停车场管理、稻田耕种维护、安保、环卫、本地土特产收购等,保障经济合作社每年的稳定收益。

与此同时,由镇政府、村社、企业联合成立米埗民宿集群小镇管理委员会,在米埗民宿集群发展过程中,共商、共议、共管、共治,保障了米埗民宿集群小镇的良好发展秩序。

由此,米埗村形成了多元化的村民增收模式。村民收入由“租金收入+工资收入+经济合作社分红+农土特产品销售收入”组成,实现了村民户户增收,人人增收。据悉,2018年,该村村民人均纯收入约3.5万元,集体收入约100万元。

首页 - https://lejiagongsi.com